2019年2月11日

第27屆台北國際書展

分享會:遇上香港文學
日期:2019212日(星期二)
時間:下午3時至345
展位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A511攤位
講者:鄭政恆(香港作家、文化評論人)
嘉賓:楊傑銘(靜宜大學閱讀書寫創意研發中心助理教授、南十字星文化工作室有限公司主編)

座談會:六十分鐘的香港文學
日期:2019213日(星期三)
時間:中午12:15-13:15
展位地點: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主舞台
講者:鄭政恆(香港作家、文化評論人)
嘉賓:李時雍(臺灣散文家、 《百年降生:1900-2000臺灣文學故事》主編)

2019年1月25日

《日日是好日》:茶道與幸福

大森立嗣導演的《日日是好日》確是好戲,清新可喜,影片內容十分忠於森下典子的原著《日日是好日:茶道帶來的十五種幸福》(此書已有中譯本,並曾多次再版)。然而,電影也將年份設定改由1993年開始,比較原著由1977年開始,是明顯延後了。當然導演大森立嗣的用意,是要緊扣日本泡沫經濟崩潰帶來的失落的二十年」,而在社會共同面對的逆境之中,茶道、美學以及傳統的承襲,是創作人發出的時代信息。
《日日是好日》是好戲的另一原因,就是樹木希林、黑木華、多部未華子的三角組合。本來以為《小偷家族》已成樹木希林(1943—2018)的絕響,意料不到我們還有《日日是好日》和《綠野仙師:熊谷守一》兩部作品,看到樹木希林生活化而自然的演出風格。至於黑木華的傳統之美,也別有韻味,而且全片由頭帶到尾,戲份自然非《億男》和《來了》等可比。飾演女配角的多部未華子,就以現代之美,恰好與黑木華形成互補。
電影的主角典子(黑木華飾),在影片開始時稍欠人生方向,她與表姐美智子(多部未華子飾)一起參加茶道班,向資深的武田老師(樹木希林飾)學習。典子和美智子一開始都是笨手笨腳,對茶道也一竅不通。隨著春去秋來,一年復一年,典子對茶道了解更多,期間也經歷了人生的高低起跌,包括待業、戀愛、失戀、出書、自住、喪父等大小事情,這些人生體驗和茶道技藝,豐富了典子的生活,也令她更深地了解人生、感受人生。
《日日是好日》充滿日本的傳統世界觀與美學,重心就在於人與自然的合一,人隨時間、季節以及外在的境遇,而以心變化。所謂日日是好日,書寫在茶室的匾額上,一早就懸掛在茶道老師的家中,但要明白到日日是好日的道理,自然的生存之道,盡情玩味人生的變化起伏,卻需要時間的流逝與人的成長。《日日是好日》的一大重要元素,正是時間,時間帶來變化、故事、氣候、遭遇、順逆,以至生死,人的領悟需要時間。
不論是書還是電影,《日日是好日》都提及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電影名作《大路》(La Strada)。主角典子一開始說,小學時看了《大路》,只感到困難,完全不明白導演想表達的意境,可是十年以後,卻有新的感受,森下典子說:「像費里尼的《大路》,往往須經多次的交會,才能點點滴滴領會,進而蛻變成嶄新的事物。而每次有更深刻的體悟後,才會發覺自己所見的,不過是整體中的片段而已。所謂的茶道,也屬於這樣的事物。《日日是好日》的作者提及這個比附,是說明時間與人生領悟的道理,不單單適用於東方人和東方文化,對西方人和西方文化也有意思。
《日日是好日》的格調平實,目光自然,歲月或有波瀾,但過盡千帆,一切還於靜好。我不諳茶道,但從電影也了解到茶道的工夫和意義,比森下典子的原著更為具體,但茶道和食品,所帶來的味道與幸福,還是要在別處細味了。

2019年1月13日

2019年1月4日

2018我的十大電影10 Best New Movies of 2018

《燒失樂園》(Burning,李滄東)
《剋.寡婦》(WidowsSteve McQueen
《小偷家族》(Shoplifters是枝裕和)
《給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Ziad Doueiri
《雙親不相愛》(LovelessAndrey Zvyagintsev
《三個小生去送殯》(Last Flag FlyingRichard Linklater
《不得鳥小姐》(Lady BirdGreta Gerwig
《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Guillermo del Toro
《縮水人間》(DownsizingAlexander Payne
《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Martin McDonagh

2019年1月1日

一月五講

一、城市電影賞析
時間:2018年1月1日 (星期二) 下午3時至5
地點:青年廣場Y綜藝館

二、紀念劉以鬯教授座談會
時間:2018年1月11日 (星期五) 上午11時至1
地點:香港公開大學賽馬會校園(何文田)

三、《邊境奇聞》映後談
時間:2018年1月15日 (星期二) 晚上8時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四、討論《燒失樂園》Burning
時間:2018年1月20日 (星期日) 下午5時至7
地點:BC 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一樓大堂

五、「第七屆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歷屆得獎人對談
時間:2018年1月28日 (星期一) 下午3時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商務書店

2018年12月29日

金庸四講

(刊於《城市文藝》第九十八期)

2018年11月30日

《胡桃夾子》的兩部改編電影

胡桃夾子》是柴可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劇之一,舞劇改編自大仲馬(Alexandre Dumas)的長篇小說《胡桃夾子》(The Tale of the Nutcracker),而大仲馬的小說,就是改編自荷夫曼(E.T.A. Hoffmann)的中篇小說《胡桃夾子與老鼠王》(The Nutcracker and the Mouse King)。
胡桃夾子》的故事多番搬上銀幕,比較近期的例子有《胡桃夾子3D》(The Nutcracker in 3D2010)和賴斯荷士莊(Lasse Hallström)、祖莊士敦(Joe Johnston)合導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2018)。
《胡桃夾子3D》可謂忠於原著了。至少,俄國名導演安德烈岡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沿用了《胡桃夾子》很重要的夢結構,玩了一下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例如現實的壓抑――姐姐MaryElle Fanning欠缺父母的關注;弟弟Max是小角色,他在電影一首一尾都想拿玩具,都被別人打手板;父親小時候的失落創傷,成為感情的缺口。
沿用婦孺皆曉的佛洛伊德理論,現實的壓抑進入潛意識,晚上的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於是,Mary想飛,又真的可以飛,她和變成胡桃夾子的王子一起歷險。弟弟Max喜歡車,又有車可以坐,日常的願望在晚間實現。
《胡桃夾子3D一如原作,玩具同老鼠兵來一場大戰,然而這一段在電影中大大擴展,還將老鼠兵變成納粹主義分子,希特拉燒書,老鼠王則燒玩具。這種政治化的改動,我視之為岡查洛夫斯基(他在佳作Paradise再面對二戰題材的戰爭及冷戰回憶,刻意在電影中加以呈現、渲染。當然,小朋友可能不知此舉的意義。
胡桃夾子3D》不像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沒有芭蕾舞,情節上與原來舞劇最大不同是將第二幕糖果王國一大段完全刪去(因為胡桃夾子3D沒有舞蹈,刪去有一定道理)卻加入了一些歌曲作為填補,例如片初用了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花之圓舞曲Waltz Of the Flowers,片末則用了柴氏家喻戶曉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如果以芭蕾舞劇的版本為基準,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跟我們認識的《胡桃夾子》故事並不太一樣。
《胡桃夾子》的背景,是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女皇時期的英國,一個家庭缺少了母親Marie。在聖誕夜,氣氛帶點傷感,三個孩子中,Clara得到鐵蛋(音樂盒),但沒有鎖匙,母親留下的一封信中說,Clara要的一切都在其中。
當晚,Clara訪教父的實驗室和大宅,她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走入一個神秘的世界。在那裡她得到胡桃夾子士兵Philip Hoffman的幫助,起初她相信「糖果王國」的糖梅仙子Sugar Plum FairyKeira Knightley),對抗「第四國度」的鼠王和薑媽媽Mother GingerHelen Mirren),後來Clara才發現正邪忠奸的一方,並不如她所想所料。
《胡桃夾子》跟《胡桃夾子3D》不同,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有芭蕾舞,由Misty Copeland主理,更有Gustavo Dudamel指揮愛樂管弦樂團,整體的視覺設計甚佳,但那一段芭蕾舞在劇情裡不是重點,有點浪費了,幸好全片結尾再來一段芭蕾舞。
《胡桃夾子》的劇情本身比較弱,又偏離芭蕾舞劇的故事,內容不外乎分清善惡,提升自信,與人和好等等,單靠視覺設計支撐大局,難免單薄。至於《胡桃夾子3D》的故事情節就比較傳統,3D技術也沒有盡情發揮,雖然Elle Fanning的演出不俗。整體而言,胡桃夾子3D》和《胡桃夾子》的評價已慘遭滑鐵盧,我們不必感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