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十二月一講

嘉模講壇:小城有詩:當代年輕澳門詩人作品談
日期及時間:31/12() 15:50-17:30
地點:氹仔嘉模會堂(氹仔嘉路士米耶馬路)

2016年12月21日

《刺客教條》:自由意志

去年,澳洲導演積斯甸高索(Justin Kurzel)推出了新版《馬克白》,由Michael Fassbender Marion Cotillard飾演MacbethLady Macbeth。我當時的觀察是,了新版《馬克白》比黑澤明的《蜘蛛巢城》(1957)和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的《馬克白》(1971)兩部經典作,保留了更多宗教元素,如祈禱、教堂、十架、登基的宗教禮儀等等,恰恰對應了坎托(Paul A. Cantor)的論文《勇士與恐懼:《馬克白》和蘇格蘭的福音教化》(A Soldier And Afeard: Macbeth and the Gospelling of Scotland,有李世祥譯文)中的分析,《馬克白》中一方是尚武的異教,一邊是聖潔的基督教,兩個準則構成強烈的二元標準
如今,積斯甸高索的《刺客教條Assassin's Creed)再起用馬克白》的兩位演員,似要為兩部作品構成隱微與顯白的兩面關係,一方面,Lady MacbethMacbeth策劃者和行刺者關係,轉換成Marion Cotillard飾演的科學家Sophia RikkinMichael Fassbender飾演的刺客Callum LynchAguilar de Nerha
一方面,尚武的異教,以及聖潔的基督教,分別轉換成刺客組織和聖殿騎士團,刺客組織以暴力手法行刺,保衛人的不受拘束的自由意志,在黑暗中尋找光明,聖殿騎士團就代表了教權,剝奪人的自由意志,為求完美不惜去除人的暴力本性,而一如Sophia Rikkin的父親兼聖殿騎士團領袖Alan RikkinJeremy Irons飾)所言,人類一路以來受限於宗教(教權)、政治(政權)、消費主義和科技,而片中Alan Rikkin一直盡力尋找、至死都攫住代表自由意志之源頭,也就是智慧樹上的果子(一個蘋果),聯繫他對科技的說法,蘋果的用意可謂昭然若揭。
《刺客教條》中的基因科技,將當代的刺客後代,帶回十五世紀的西班牙古代場景,一切儼如打機,科技的控制在此又可見一斑。聖殿騎士團為要尋找自由意志的源頭,消除暴力本性,反諷地一再用釋放暴力為手段,引證當你反對敵人時,其實你已跟變成自己的敵人」。
至於另一方的刺客,以保衛自由意志為使命,卻有深厚的信心和規條,尤其是Callum LynchAguilar de Nerha不斷地跳躍,一再引證遊戲中的Leap of Faith,這一點當然是襲取自齊克果(Soren Kierkegaard)的信仰的飛躍」的說法,關乎他著名的美學、倫理和宗教的三階段論。除了信仰的飛躍,片中也一再出現鷹的意象,而鷹在尼采的《查拉斯圖拉如是說》中,有面對深淵的勇敢,帶出超人的哲學,所以《刺客教條》充滿了宗教信心和存在主義色彩。
從《刺客教條》所見,導演積斯甸高索的場面調度依然保持本色風格,一大片色塊的烽煙在新版《馬克白》已屢見不鮮,加上強勁的動作格鬥、飛簷走壁的場面、馬車大戰等等,感官刺激與腦力思考,一路梅花間竹般出現。如無意外,《刺客教條》至少有下集,甚至形成三部曲,Sophia RikkinCallum Lynch的關係在本集已有頗為著跡的伏筆,MacbethLady Macbeth的緊密關係,相信將會有新的變奏。

2016年12月19日

2016年12月13日

《字與光:文學改編電影談》


四十套東西方文學改編電影評論,研探電影與文學的互轉關係與技巧。
改編不只是增多刪減或是借用或是忠於原著的轉換手段,情況似乎更加複雜,尤其連結到風格、影像、鏡頭、場面調度、人物塑造、音樂運用、場景設定等範疇。
書中談及的電影包括:《後門》《冬戀》《酒徒》《書劍恩仇錄》《尼貝龍根之歌》《英雄叛國記》《暴風雨》《閃亮的星星》《簡愛》《咆哮山莊》《瘋戀佳人》《單親小小姐》《200萬奪命奇案》《黑金風雲》《魂斷威尼斯》《同流者》《豪門巧婦》《錫鼓》《戲夢巴黎》《讀愛》《潛水鐘與蝴蝶》《少年Pi的奇幻漂流》《龍紋身的女孩》《影子滅殺令》《其後》《羅生門》《櫻之桃與蒲公英》《野火》《挪威的森林》《白夜行》《惡人》《往復書簡》《北方的金絲雀》《我城》《1918》《東西》《名字的玫瑰》《茉莉花開》

2016年12月12日

夏夜夢沉:重看《新寡》及《同命鴛鴦》

(刊於《明月》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號,節錄版見《明報》2016.12.5)

2016年12月2日

《鋼鋸嶺》:鋼鐵英雄

    
     《鋼鋸嶺Hacksaw Ridge)是米路吉遜Mel Gibson)繼《驚世未了緣》Braveheart)再次執導的戰爭片,上一次是在古代,這一次是在現代。《鋼鋸嶺》跟他之前的《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一樣有人物傳記背景,也同樣相當暴力血腥。
      鋼鋸嶺》的開頭部份,刻劃出戴斯蒙杜斯Desmond T. Doss)的童年、愛情故事和小鎮生活,簡單而直接,也展現戴斯蒙的單純一面,跟他的父親相互對照。戴斯蒙的父親曾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心理創傷並未完全消散,對子弟並沒有父愛關懷,父親的歷劫滄桑與戴斯蒙的天真純粹,截然不同。
       電影的中間部份,集中於戴斯蒙的入伍、受訓和訴訟。這一段側寫了法則的問題,特別在於,戴斯蒙出於保家衛國之心加入軍隊,而他是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信徒,既守安息日,又是拒絕攜帶武器和殺傷敵手的和平主義者,嚴守十誡不可殺人的訓令,明顯他的信仰法則和軍令法則,形成巨大的矛盾,電影將這兩個法則的衝突,帶入軍事法庭審判,結果是突顯了西方自由世界的民主法則,即使在戰爭的非常時期,這一重民主法則也沒有因此而泯滅。
      鋼鋸嶺》的重心,是下半部份的戰場對決。戴斯蒙以醫療兵的身份參與戰鬥激烈的鋼鋸嶺攻防戰,米路吉遜電影的暴力感,在此表露無遺,也難怪不少觀眾聯想到史蒂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
      然而鋼鋸嶺》突顯的並不單單是戰爭的血腥殘酷以及愛國心,也不是追隨經典戰爭片《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所揭示的戰爭虛無本質,《鋼鋸嶺》突顯出信念倫理,並不落入虛無主義的陰影。
       鋼鋸嶺》拍攝了戴斯蒙如天使或英雄般,拯救了七十五名傷兵,電影對此有細緻而感人的刻劃,更重要是推導出戰爭處境與和平信念,在個人信仰中竟然可以產生出奇妙的故事,尤其是肉體在戰爭中受苦受傷,和平主義者的精神,卻可以帶來拯救、治療和安慰。
同時,戰場也反映了一個全面的公民社會,需要勇敢剛健的行動者,又同時需要慈悲為懷的和平主義者,兩者必然有信念上的衝突,但合作起來卻是剛柔並濟。雖然戰爭中需要很多的勇武行動者,但也需一些和平主義者,而在和平的年代,比例應有不同。
    鋼鋸嶺》揭示了戰爭中人的精神世界,推到極點,就是戴斯蒙的基督宗教信仰,以及日本長官的切腹謝罪。當然,日本導演市川崑也拍過名作《緬甸豎琴》,在切腹以外,也提出了佛家的信仰皈依,但不論是戴斯蒙的拯救行動,還是倖存士兵水島的超渡亡靈,都是以個體抗衡戰爭的殘酷。
           最後一提在《鋼鋸嶺》中飾演戴斯蒙的Andrew Garfield,在影片初段,他的演出確是平平,愈往後愈見神采。近年他飾演新版的蜘蛛俠,蜘蛛俠當然是超級英雄,而戴斯蒙卻是帶平民色彩的個人英雄,有趣的是蜘蛛俠活用蜘蛛絲,戴斯蒙卻用一條大繩索,在鋼鋸嶺上全力救人。Andrew Garfield在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沉默》(Silence)中擔演男主角,必然為觀眾帶來另一重靈魂的探索。

2016年12月1日

《記憶後書》

《記憶後書》是作者的第二本詩集,收錄了詩作六十首,主要寫於2007至2016年間,並收入《記憶前書》未錄的早期作品四首。詩集作品按時序排列,包括了與電影、劇作和藝術作品對話的詩章,更有不少域外遊詩,如《遠遊》和《愛荷華詩抄》等等。《記憶後書》展現出詩人近十年的文化思考、人生感受和人文觀察,值得細味。
**********
《第八屆九龍城書節》講座:《變異的香港.堅實的回聲》
日期:4/12/2016 (星期日)
時間:1:30-2:30pm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會議室(二樓)
講者:
鄭政恆(《聲韻詩刊》評論編輯)
鍾國強(曾獲多屆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中文文學雙年獎等獎項)
劉偉成(現職編輯。曾獲青年文學獎及中文文學創作獎新詩組獎項)

睜眼看著香港社會變得愈來愈陌生,固有的價值被衝擊但生活仍舊如常,似被慢慢咬噬卻無力抵抗,我們還能在詩的語言提取什麼?

書評人鄭政恆以詩橫越九年光陰,今年出版第二本詩集《記憶後書》,從香港舊地走到世界各國的城市,挖掘它們的歷史痕跡和觸感,打開了多種城市生活的方式;

詩人鍾國強再版2004年作品《生長的房子》,此書記錄了廿一世紀初香港人政治意識醒覺,以及社會再走下坡前的憂慮與疑問,〈水井〉一詩更喚起香港人2003年首次大型遊行的記憶,當時的企盼和願望,一如凝定在琥珀裡的色彩,正好對照當下;

《陽光棧道有多寬》於去年出版,收入詩人劉偉成七年來的作品,他與香港人一同經歷城市的跌宕和變遷,用詩意和巧妙的意象描繪了城市的過去和未來、街巷人物、花草的魂魄、旅行時的見聞感觸、遺留在生活角落的種種細碎,猶如城市核心的靈魂。

三位詩人將一同以詩歌勾勒他們心中的城市,所信守的價值,所抱持的希望。

2016年11月30日

2016年11月29日

2016年11月25日

陳國球:文學歷史•文化傳統•香港文學

(刊於《香港作家》2016年11月號,另收錄於香港.文學:影與響)

2016年11月15日

2016年11月13日

《哭聲》:信心與疑念

2016年的重點韓國電影有《屍殺列車》、《王牌計中計》、《密探》、《哭聲》、《代號:鐵鉻行動》、《德惠翁主》和《下女誘罪》等等,在香港上映的只有一部分,而《哭聲》是今年很出色的韓國電影,更勝《屍殺列車》、《密探》、《下女誘罪》,而且更有思考深度。
《哭聲》是羅宏鎮(另譯羅泓軫)繼《追擊者》(2008)和《黃海》(2010之後的第三部長片,跟《追擊者》一樣充滿基督宗教元素,甚至電影一開始就引述《聖經•路加福音》第243739節:「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這段經文從人的愁煩與疑念,帶出耶穌的魂與肉身的問題,而電影就將一切歸結於對神與鬼的辨識,可是對於教會,電影有略為負面的看法,神父和執事其實都無所作為。
哭聲》長達兩個半小時,以一個地區警察的角度出發,結構一如但丁在《神曲》刻劃的地獄,好像漏斗一樣,電影從闊一點的社區開始,轉到窄一點的家庭再到個體,最終進入到最幽深隱秘的黑暗角落。
哭聲》開始時以懸疑手法揭示鄉鎮的奇怪殺人案,場面有點血腥駭人,調子卻有點黑色幽默,警察一開始時沒有頭緒,但他遇上一個神秘的無名白衣女子,在地上拋石頭,給他一點凶案的線索,矛頭直指一個奇怪而沉默的日本人。
從社區的怪事出發,中間開始將焦點移到家庭,警察的女兒明顯成為附魔者,日本人成為最大嫌疑者(可以附會到日本曾殖民統治韓國三十五年,韓國人長期對日本人仇恨,當然在電影中這並不是重點,警察一家重金請來一個巫師作法,於是中間有一段巫師和日本人的大鬥法,平行剪接相當出色,而一切由於警察的婦人之仁,未竟全功,但他運用鄉土的民粹力量,重手對付日本人,似是解決了問題。
正當我們以為事情告一段落,電影最後半小時才是劇力所在,電影再以平行剪接手法,展現人、鬼、神的相遇,警察再遇神秘的無名白衣女子,電影借《聖經》中彼得三次不認主和雞啼的典故,帶出信心與疑惑的主題,人內心的掙扎與恐懼,令人心頭一凜,另一邊廂,教會執事帶著鐮刀獨闖深淵,卻彷彿是來到死路一條
哭聲》圍繞著人的附魔和七宗罪,展現了人的傲慢和憤怒,警察的怠惰,巫師的貪婪,附魔女兒的暴食,夫妻的色慾,但更重要是人面對重重的考驗,產生疑念還是保持信心,形成很強的心理張力。《哭聲》是一部韓國驚悚片,但其實也是關於宗教的電影。

2016年11月4日

《給兒子的安魂曲》:我的長崎母親

山田洋次今年八十五歲,武士三部曲過後,近年來的電影都將焦點放在家庭和家族,一種是以倫理關係為重點,以―人」為核心,見微知著,不外生老病死和愛情親情,例如2010年的《給弟弟的安眠曲》、2013年的《東京家族》和2016年的《嫲煩家族》,這批電影總有蒼井優擔綱。
另外一種是以動蕩時代為背景,以「家―國」為核心,大時代、小家庭與小人物相互呼應,2008年的《母親》、2014年的《東京小屋》和2015年的《給兒子的安魂曲》(2016年才在香港公映)都是例子,這批電影有黑木華擔綱(除了《母親》,當時她尚未出道)。
今年看到兩部山田洋次的電影新作,嫲煩家族》是純粹的家庭喜劇,給兒子的安魂曲》以長崎原爆為背景,回望日本民族的戰爭傷痕,是大命題的作品,悲傷中帶少許歡樂。
已故劇作家井上廈曾有「戰後生命三部曲」的想法,惜未竟全功,山田洋次就為長崎原爆拍了《給兒子的安魂曲》。電影也有一點劇場的效果,尤其是長鏡頭拍攝室內母子對話,而井上廈以廣島原爆為題材的《和父親一起生活》,曾在2004年由黑木和雄拍成電影(他也有「戰爭安魂曲三部曲」電影,淺野忠信在這兩部電影中都飾演了男配角。
給兒子的安魂曲》當然有小津安二郎的影響,例如堅強的女性、掩面哭泣的女子、拒絕出嫁復又聽命於長執的女人等元素。
然而,山田洋次在傳統以外也別有探索,這部電影的宗教元素十分明顯,由吉永小百合飾演的女主角伸子,是喪夫喪子的獨居婦人,以替人接生為業,更是天主教徒,甚至電影有十架、教堂以至天堂的意象,事實上,基督宗教意象在近期山田洋次作品,以至一般日本電影中並不多見,情況令人不禁納罕。
綜合而言,《給兒子的安魂曲》的宗教探索其實不算深入,天堂的神明意象,似是希臘的宙斯,而且相當細小,不太清楚。電影的宗教信息大概就是靈魂不滅,好人上天堂,離開生存之痛苦
至於電影的精神核心,始終是山田洋次的世界觀,第一點是東方的人文倫理,以家庭為軸心。電影刻劃出母親對兒子牽腸掛肚,血緣親情深厚,即使人鬼兩相隔,出於母子之情,也可以穿生越死,親情之所至,生死與共(另一參照是刻劃夫妻之情的《身後戀事》,由黑澤清導演,淺野忠信主演,同是穿越生死兩界,當然我們可以再追本溯源至湯顯祖的《牡丹亭》)
第二點是庶民的生活角度,電影強調了人的堅毅(即使是喪父的小女孩)和世故(母親與黑市販子的一來一住),倖存者應該為死者活下去,任何人都應該放下,過幸福的新的生活。

2016年11月3日

2016年11月2日

2016年11月1日

《一零》:二元的對峙

        《一零》是新視野藝術節2016的節目之一,越界的用心不言而喻,由香港音樂人梁基爵配搭馬來西亞裔台灣電影導演蔡明亮,是地域的越界,也是視與聲(sight and sound)的越界,值得一提的是,演出完結後,文化中心大堂在十一月上旬特設《遊走一零》展覽,正是藝術媒體展示場域的越界。
        至於本文,則以香港文化中心劇場的演出《一零》,為評論對象,並不包括《遊走一零》展覽。
       《一零》分為三個段落,在入場之前,觀眾會隨機抽得「圓」或者「方」的貼紙,而工作人員也簡單介紹演出的流程。觀眾入場後,首先在行人通道上看第一部分演出「混沌」,一身白色服裝打扮、戴上白色高帽的梁基爵,反轉枱上的漏斗,播放卡式錄音音帶機,時間的主題已明顯帶出,行人通道上的電燈泡接連音叉,另一個主題光影與音樂,也早已呼之欲出。
        來到第二部分演出「二元」,觀眾沿著樓梯來到舞台,依照「圓」或者「方」的貼紙,分別去到舞台的左方和右方,當中有機遇的成分,除此之外,這樣大概是為了重提中國傳統思想的「天圓地方」概念。兩批觀眾被隔開了,唯一打通圓方二元左右兩界的,就是一個大鐘擺,時間主題再次出現。同時觀眾看著蔡明亮拍攝的影像:一些磚牆外的植物因為車子駛過而擺動,有時也因為風而略動,蔡明亮拍攝的影像令人想到現代科技與自然的關係,科技帶來速度,但自然還是沉靜如昔,恍若溫柔的抵抗。
      《一零》的第三部分演出名為「一意」,觀眾一方面坐在椅子上看蔡明亮的影像,前段主要是李康生被抹上黑色的泥土,中間有大樹和天空的空鏡頭,而後段主要是李康生的生活片段(包括吃飯,在水中休眠、在樹林中靜立),一切都緩慢,人與自然物我共融。與此同時,觀眾也聽梁基爵和樂隊的音樂演出,以電子音樂為基礎,drum loop和鼓手帶動的節拍強勁而清晰,手風琴手和大提琴手就加以音樂配合。梁基爵的歌詞先點出了我的醒覺,詢問在哪裡,再而產生主體的感知和意識,並繼續下去。
        事實上,蔡明亮與梁基爵的分野之大,幾乎是天南地北。可以說:蔡明亮主靜,梁基爵主動;蔡明亮傾向虛靜,梁基爵傾向充實;蔡明亮著重停頓,梁基爵著重前進;蔡明亮著重自然,梁基爵著重科技;蔡明亮在生活中思考超脫,梁基爵在言辭中思考當下。兩個人的世界觀如此不同,觀眾處於一意的狀態,耳聞目睹二元的對立、對峙、對話。
        又正如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林松輝博士,在《蔡明亮與緩慢電影》一書中所分析,他以「靜止」、「沉默」兩個重要角度拆解蔡明亮的緩慢,靜止不動的鏡頭、長鏡頭、聲音元素的缺席等等,形成蔡明亮風格鮮明的虛靜緩慢美學形式,將日常轉化為抽象的凝思。梁基爵卻是動手動腳,幾乎填滿一切留白(偶有沉靜的小片段),觀眾和音樂人都要走來走去,梁基爵相對主動地為觀眾帶來刺激和新意,牽引人們的感受情緒,以面對當下的生活狀態。
        回頭想想,作品名稱《一零》,是兩個簡單的數字,零與一只差一點點,在概念上卻是南轅北轍,只要增加和減損,由無到有,由有歸於無。梁基爵和蔡明亮的距離,帶來可能、帶來對話,其實也帶來無法彌合的矛盾。

(IATC藝術節即時評論)

2016年10月31日

也斯筆下的卜戴倫/電影與音樂

(刊於《城市文藝》第八十五期)

2016年10月27日

2016年10月26日

黑暗中閱讀福音

(刊於《阡陌》第十二期)

2016年10月20日

我們鋤有機的新世界:讀楊廷浩詩作

(刊於《幼獅文藝》第754期2016年10月號)

2016年10月6日

陳夢家與文革和文字

(刊於《明報月刊》2016年10月號)

2016年10月3日

十月三講

1.文青講座系列:一本書的完成
時間: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下午4時至5時
地點: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石門校園801室

2.  《大理石人映後談
時間: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 下午4時
地點:嶺南大學林炳炎樓地下G01室

3. 華意達90座談會
時間: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 下午4時半
地點:香港電影資料館電影院

2016年10月2日

商市街的早上

(刊於《香港文學》第382期)

2016年9月20日

《聖杯騎士》:遊子不顧返

泰倫斯馬力(Terrence Malick)自生命樹The Tree of Life開始,不單再度受到廣泛關注,而且製作進度加速,繼《愛是神奇》(To the Wonder)之後,再帶來聖杯騎士Knight of Cups)。
聖杯騎士》由曾經在列尼史葛Ridley Scott)的《出埃及記:神王帝國》(Exodus: Gods and Kings)中飾演摩西的Christian Bale,演出男主角,此外電影中有旁白引述了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片中還有Ralph Vaughan Williams的音樂)和新約外典多馬行傳The Acts of Thomas)的珍珠之歌Hymn of the Pearl,中譯本詳參黃根春主編的基督敎典外文獻:新約篇》第三冊,而且大量運用葛利格Edvard Grieg《皮爾金組曲Peer Gynt Suite,尤其是Solveig's Song
從種種線索可見,漫長旅程和靈知主義Gnosticism,或稱諾斯底主義)是電影的重點,換言之,以靈知主義的二元論看,從黑暗走到光明,從肉體的遮蔽到心靈的開啟,達到神聖超越的旅程,是聖杯騎士》的思想要旨。
聖杯騎士》刻劃出現代社會的精神低谷,在電影開始之時已運用荒原意象,以至於Christian Bale飾演的主角Rick(暗示最終的Wake),一如異鄉人孤苦地遊走其中,不知去向,顯然Rick是一個空洞的人或昏沉的靈魂,繼而他出入於同樣空洞的現代化建築、拉斯維加斯的賭場、不同風格的夜店等等,肉身迷失於種種色欲世相。
電影用塔羅牌的卡名,分為七個章節段落,更加入塔羅牌沒有的自由作為終章,刻劃主角走出了心靈的困局,七個段落是人生苦惱的循環反復周期,也恰恰對應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名作《露滴牡丹開La Dolce Vita)的七天段落,事實上《露滴牡丹開》和《聖杯騎士》也分享不少相同的主題,包括現代人的迷失、存在意義的失落等等。
聖杯騎士》的片名本身正是來自塔羅牌的卡名,多少定下了電影的浪漫、象徵和神秘主義基調,如果分開聖杯和騎士兩者,當然也指向聖杯的宗教意義(耶穌在受難前最後晚餐所用的)和亞瑟王傳說中騎士的尋索歷程。
聖杯騎士》的Rick就如尋索的騎士,也如珍珠之歌中的王子,到埃及去尋找珍珠珍珠可視為靈魂的隱喻,跟黑暗相對,但王子忘記了一切,最終重新醒覺,完成了使命,珍珠之歌帶出的內容,正是聖杯騎士》的迷失與超越、肉身與靈魂、黑暗與光明的靈知主義二元論基礎,而不顧返的遊子,最終還是浪子回頭。
Rick經歷了家庭的爭執、事業的停滯、感情的起跌,大概可以對照泰倫斯馬力的個人經歷,但更重要的,依然是點出人的孤苦、恐懼、昏沉、墮落和欲望,人嘗試以迷信和禪修,推敲及尋找出路,但電影著重點出,人經歷了種種苦難和打擊,得以洗煉,才有自由的內在超越。
由此回顧,我們就可以理解聖杯騎士》的視覺特點,例如不斷前推的鏡頭,大量運用的仰鏡,都有尋索和仰望天國的意思,至於經常出現的飛行或飛機意象,也代表了超越自我的內心動向,至於海和水的意象,既代表不確定的物質世界,也代表清洗和潔淨的意思,而值得注意聖杯騎士》的海報,倒置的主角如正在墮落,月亮缺後重圓,代表心靈的修復,棕櫚樹就有生命向上和一切都有可能之意。
電影大量的女性角色,有些是露水情緣,有些與Rick愛情甚至婚姻關係,帶來美和痛苦的記憶,但重點是Rick經歷了不同關係,認識自我,更在最後的神秘女子帶領下,尋索到靈魂超越的光明,電影完結時,正是人生另一層次的Be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