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9日

金庸四講

(刊於《城市文藝》第九十八期)

2018年12月22日

《夢女芭蕾》:沉重之身

    《夢女芭蕾》Girl)是比利時新導演魯卡斯當Lukas Dhont,生於1991年)首部長片,電影在康城影展中一鳴驚人,連奪一種關注」單元的國際影評人獎和最佳演員獎等等。《夢女芭蕾》更入圍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但未能入選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九強名單。
    電影以Victor Polster飾演的拉娜Lara)為主角,拉娜本具有男兒之身,但她很清楚自己要成為女性,於是他一心準備變性手術進行。另一方面,拉娜也正在受訓成為專業的芭蕾舞蹈員,經歷了嘗試時期和個人不懈努力,拉娜果然成功考入了國家芭蕾舞蹈學校。
拉娜與父親和弟弟同住,弟弟還留著拉娜昔日的男兒身份記憶,至於拉娜的父親十分體貼諒解拉娜,常常照顧和鼓勵拉娜。值得一提的是,拉娜在家中說法語,在醫院和芭蕾舞蹈學校卻是說佛萊明語,兩種語言都是比利時人的常用語言,但也側面展現出私人空間與公共世界的分野。
    《夢女芭蕾》的劇情重心,就是徘徊於上述的家庭生活、芭蕾舞蹈訓練,以至於拉娜的身心歷程。身心歷程相對抽象,導演魯卡斯當很適切地以芭蕾舞蹈,找到揭示拉娜內心世界的方法。
    芭蕾舞蹈是表演藝術,牽涉集體的演出,片中突顯出群體的生活、壓力、目光,以至於同學的剝削。另一方面,芭蕾舞蹈講求身體的動作平衡流暢,訓練相當艱苦,恰好象徵拉娜面對性別轉折時期,內心的平衡問題和適應問題,而過程十分困難。當然芭蕾舞蹈是講求唯美甚至完美的表演藝術,也恰恰反照出由身心與人生的不完美,但無論如何,人也為到完美而努力奮進。
《夢女芭蕾》注目於拉娜的身心和種種變化,運用芭蕾舞蹈為橋樑,暗示少女拉娜的性別改變以至青春期的雙重迷茫。電影的側寫工夫十分細緻,例如影片前半段偏向橙色的暖色調運用,但當天氣由開學時節的秋天,逐步轉入寒冬,視覺呈現上也隨之轉而運用陰沉的冷色調。
在影片後半段,拉娜的內心衝擊和不適感,也與日俱增。她面對同學的目光,不再跟父親分享內心世界,芭蕾舞蹈演出的壓力,青春期的性向迷惑,以至於身體的問題,令變性過程進展停滯,事事裹足不前,最終令拉娜運用極端的方法傷害自己的身體。
在芭蕾舞蹈和冷暖色調以外,《夢女芭蕾》全片以鏡和窗為意象,不論是地鐵,還是片末醫院的窗,都反照出拉娜的形象,她本是憂鬱、沉靜、疏離,以到了最後,觀眾看到曖昧不清的拉娜自我形象。
   《夢女芭蕾》是比利時新導演魯卡斯當首部劇情長片,一出手就已不凡,由於比利時的背景和偏向心理寫實的手法,難免令人想到戴丹兄弟Dardenne brothers),當然《夢女芭蕾》只是魯卡斯當第一部長片,相信個人風格可逐步建立。至於跨性別題材方面,《夢女芭蕾》的藝術表達出色,絕不下於《愈傷愈愛》(Laurence Anyways)、《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和《翠絲》等片

2018年11月30日

《胡桃夾子》的兩部改編電影

胡桃夾子》是柴可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劇之一,舞劇改編自大仲馬(Alexandre Dumas)的長篇小說《胡桃夾子》(The Tale of the Nutcracker),而大仲馬的小說,就是改編自荷夫曼(E.T.A. Hoffmann)的中篇小說《胡桃夾子與老鼠王》(The Nutcracker and the Mouse King)。
胡桃夾子》的故事多番搬上銀幕,比較近期的例子有《胡桃夾子3D》(The Nutcracker in 3D2010)和賴斯荷士莊(Lasse Hallström)、祖莊士敦(Joe Johnston)合導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2018)。
《胡桃夾子3D》可謂忠於原著了。至少,俄國名導演安德烈岡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沿用了《胡桃夾子》很重要的夢結構,玩了一下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例如現實的壓抑――姐姐MaryElle Fanning欠缺父母的關注;弟弟Max是小角色,他在電影一首一尾都想拿玩具,都被別人打手板;父親小時候的失落創傷,成為感情的缺口。
沿用婦孺皆曉的佛洛伊德理論,現實的壓抑進入潛意識,晚上的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於是,Mary想飛,又真的可以飛,她和變成胡桃夾子的王子一起歷險。弟弟Max喜歡車,又有車可以坐,日常的願望在晚間實現。
《胡桃夾子3D一如原作,玩具同老鼠兵來一場大戰,然而這一段在電影中大大擴展,還將老鼠兵變成納粹主義分子,希特拉燒書,老鼠王則燒玩具。這種政治化的改動,我視之為岡查洛夫斯基(他在佳作Paradise再面對二戰題材的戰爭及冷戰回憶,刻意在電影中加以呈現、渲染。當然,小朋友可能不知此舉的意義。
胡桃夾子3D》不像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沒有芭蕾舞,情節上與原來舞劇最大不同是將第二幕糖果王國一大段完全刪去(因為胡桃夾子3D沒有舞蹈,刪去有一定道理)卻加入了一些歌曲作為填補,例如片初用了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花之圓舞曲Waltz Of the Flowers,片末則用了柴氏家喻戶曉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如果以芭蕾舞劇的版本為基準,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跟我們認識的《胡桃夾子》故事並不太一樣。
《胡桃夾子》的背景,是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女皇時期的英國,一個家庭缺少了母親Marie。在聖誕夜,氣氛帶點傷感,三個孩子中,Clara得到鐵蛋(音樂盒),但沒有鎖匙,母親留下的一封信中說,Clara要的一切都在其中。
當晚,Clara訪教父的實驗室和大宅,她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走入一個神秘的世界。在那裡她得到胡桃夾子士兵Philip Hoffman的幫助,起初她相信「糖果王國」的糖梅仙子Sugar Plum FairyKeira Knightley),對抗「第四國度」的鼠王和薑媽媽Mother GingerHelen Mirren),後來Clara才發現正邪忠奸的一方,並不如她所想所料。
《胡桃夾子》跟《胡桃夾子3D》不同,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有芭蕾舞,由Misty Copeland主理,更有Gustavo Dudamel指揮愛樂管弦樂團,整體的視覺設計甚佳,但那一段芭蕾舞在劇情裡不是重點,有點浪費了,幸好全片結尾再來一段芭蕾舞。
《胡桃夾子》的劇情本身比較弱,又偏離芭蕾舞劇的故事,內容不外乎分清善惡,提升自信,與人和好等等,單靠視覺設計支撐大局,難免單薄。至於《胡桃夾子3D》的故事情節就比較傳統,3D技術也沒有盡情發揮,雖然Elle Fanning的演出不俗。整體而言,胡桃夾子3D》和《胡桃夾子》的評價已慘遭滑鐵盧,我們不必感到意外。

2018年11月16日

磊落志、天地心:金庸的武俠人生

(刊於《時代論壇》第1629期2018.11.16)

2018年10月22日

2018年10月19日

蕯克斯管與大提琴

(刊於《明報》2018.10.19)

2018年10月13日

詩的對話

(刊於《聲韻詩刊》第43期)

2018年10月12日

《登月第一人》:超越與界限

        傳記片(biopic)《登月第一人》(First Man是導演戴米恩查素(Damien Chazelle)與賴恩高斯寧(Ryan Gosling),繼《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後再度合作,這次戴米恩查素放下了他拿手的音樂人題材,轉而拍太空人,顧名思義,也就是重現登月先鋒尼爾岩士唐(Neil Armstrong)的非凡任務。
    戴米恩查素確是尋找新變化,全片大量手提跟拍,建構出真實感,同時晃動的鏡頭,又將觀眾抽離,減少了投入感。這種矛盾對立,在形式和內容兩方面都各有發揮。
    就內容而言,電影的劇情來回於尼爾岩士唐的工作與生活,而《登月第一人》的重點是超越(get beyond)與界限(boundary)。影片理所當然刻劃出登月任務歷盡艱辛,代表了人類超越地表與大氣層,走入太空,甚至登陸月球的欲望,對於美國而言,一切有冷戰時代的太空競賽推波助瀾,但對於個人而言,尼爾岩士唐的想法(至少相對於殉職同事Ed White而言),並不熱切,他的內心世界並不全面揭示。
    於是電影帶出另一重點。界限存在於地球與月球之間,也存在於生與死之間,以至於人與人之間。《登月第一人》花大量篇幅敘說死亡,包括了岩士唐女兒的死亡,同事的空難,以及阿波羅一號的火災。太空的界限可以超越,但生與死的界限卻無法超越。
    岩士唐選擇沉默,接受死亡的打擊,面對雙重的界限,他成功超越了人類的限制,踏足月球,留下名言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可是卻無法挽回早逝的女兒,只可以將遺物留在荒原一般、空無一人的月球,上了太空也當然找不到已去的生靈。
    登月第一人》最後刻劃出人與人之間的界限。岩士唐回來後需要隔離一個月,期間岩士唐的妻子Janet來找他,二人隔著玻璃,觸不到對方。影片中他們關係比較疏離,偶有不和,女兒之死對他們有心理打擊。就在界限的兩邊,岩士唐表達了愛,而只有愛可以超越重重的界限。

(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8.10.12)

2018年10月1日

十月二講

一、《鬼子來了》映後談
時間:2018年10月1日 (星期一) 下午7時半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電影院

二、廣東話力撐到底
時間:2018年10月18日 (星期四) 下午6時15分
地點:香港科技大學4334室

2018年8月31日

《媽媽咪呀!開心再嚟》:浪漫的回憶

      《媽媽咪呀!開心再嚟》(Mamma Mia! Here We Go Again)是浪漫喜劇歌舞片,也是《媽媽咪呀!》(Mamma Mia!)的續集,導演奧柏加(Ol Parker)能導能編,他的一件大工作,當然就是為《媽媽咪呀!》再寫新章。
    看《媽媽咪呀!開心再嚟》,令人想到十年前的首集《媽媽咪呀!》,首集是音樂劇改編電影,而第二集就是正宗歌舞片,類型名稱不一樣,但表現上大有相同之處。新一集中,原有班底歸位,但加上了著名歌手Cher,一批年輕演員也擔任重要角色,特別是莉莉占士(Lily James)飾演年輕的Donna
    事實上,十年前的《媽媽咪呀!》拍得很不好,導演菲莉妲洛伊德(Phyllida Lloyd本身以舞台劇工作為主,她竟然將音樂劇的舞台演法照搬上銀幕,演員誇張的肢體語言、面部表情,以及電影十分用力的表達方式(包括無厘頭的Slow motion),令人看得尷尬。這些在《媽媽咪呀!開心再嚟》都有長足改善,成績比上集更勝不只一籌。
    十年前《媽媽咪呀!》的成功,是商業上的勝利,也為雅曼達施菲Amanda Seyfried)帶來演藝事業的突破,當然音樂劇本身的名氣和全明星的陣容是兩大因素,而對於七十年代的懷舊也是成功因素之一。
    《媽媽咪呀!開心再嚟》當然也有懷舊,Abba的金曲就是最好的懷舊本錢。新一集回溯Donna的少女時代,也沒有完全受首集《媽媽咪呀!》的內容所規限,而是作新的想像和補充。
大致上,《媽媽咪呀!開心再嚟》的劇情是往上溯,又有新發展。先說往上回溯部份,創作人聰明地發展Donna的三段浪漫感情,Donna先遇上的是HarryWaterloo一曲跳往想像情景,帶到兩個人物關係的親近,有歌舞片的風格。Donna再遇上的是水手Bill,這是原來首集留下的線索,好使好用,換言之遇上Bill,將Donna帶到希臘的美麗小島。至於Donna最後才遇上的年輕建築師Sam,就有更多浪漫的交往,Donna動情最多,畢竟他比另外兩人重要,在首集《媽媽咪呀!》的結尾,以DonnaSam舉行遲來的婚禮作結。
兩集電影都用了WaterlooI Have a DreamSuper TrouperMamma MiaDancing QueenABBA最著名的金曲,但《媽媽咪呀!開心再嚟》也有新發展,特別是片初SophieSky分隔異地,Sophie在母親Donna去世以後,打算將希臘小島的旅店煥然一新,但Sky在美國紐約另有個人事業,此時One of Us一曲就用得非常好,導演的空間處理介乎舞台和電影之間,確有一點新意,虛實之間也展現出異地戀的情感掙扎。
《媽媽咪呀!開心再嚟》也用了首集沒有選取的一些ABBA歌曲,例如Fernando,電影突如其然地揭示,Cher飾演的祖母在1959年的墨西哥,與旅店經理Fernando,也有一段情,歌曲Fernando的拉丁音樂風格,也恰恰可以取用。
到片末,My Love, My Life也是一首不錯的好歌,在ABBA最重要的專輯Arrival中位列第三首。雖然My Love, My Life不是Abba最著名的金曲,但好歌就足以壓陣,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的壓軸出場,與雅曼達施菲飾演的Sophie在教堂的嬰孩洗禮中,來一首二重唱,展現兩代女性的心聲和深厚感情,相當優美。

2018年8月13日

地獄遊記:《與神同行》與《與神同行:終極審判》並論

韓國片《與神同行》賣座驕人,《與神同行:終極審判》乘勝追擊。導演金容華上一部電影是2013年的中韓合拍片《超級巨猩》,成績並不突出。改編自同名網絡漫畫webtoon的《與神同行》,卻令他取得成功。
    在電影類型上,《與神同行》是奇幻電影Fantasy film,奇幻電影一直不是韓國片的強項,但韓國電影人用心開拓類型,喪屍片《屍殺列車》就是成功例子,而《與神同行》正是傳統思想與當代奇幻的微妙結合。
首集《與神同行》中的消防員金自鴻,由車太鉉飾演,一看就是個老實人,他因為在救火任務中殉職,來到地獄,三個使者江林、解怨脈和李德春,帶領「貴人」金自鴻遊地府,穿過「說謊、怠惰、不義、背叛、暴力、殺人、天倫」七大地獄,面對一共七七四十九天的審判。
《與神同行》的視覺設計十分新穎,殘酷的地獄刑罰,以水、火、鐵、冰、鏡、氣、沙為意象的地獄景像、判官和使者的各種形象,以至冤魂不息等等,都令人耳目一新,對於來到地獄歷險的金自鴻,他的最大目的,就是可以輪迴轉世,並向陰陽永隔的母親報夢。
表面上,電影建基於東亞民間傳統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思想,而其實首集《與神同行》是儒釋道的大融合,當中包括道家的玄奇,釋家的因果報應,儒家的孝道思想,換言之,表面上的奇幻元素只是吸引力傳統思想才是電影的內在動力。
第二集《與神同行:終極審判》賣座甚佳,但針無兩頭利,首集的成績太好了,第二集就難免珠玉在前,不容易有突破。尤其是《與神同行》系列以奇幻的地府世界為最大吸引力,第二集需要另找新意。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以雙線進行,江林帶貴人金秀鴻金自鴻弟弟走過各個地獄,而解怨脈和李德春就到人間,為閻羅王辦事,但要將老人許春三帶到死期,就要過「成造神」一關。成造神力大無窮(由馬東石飾演),他眼見爺孫一家淒涼可憐,決意保護到底,所以解怨脈和李德春無計可施。
    《與神同行:終極審判》的重點是身世與家庭。相對而言,江林與金秀鴻一段,沒有成造神、解怨脈和李德春一段好看,畢竟,江林與金秀鴻的經歷跟上一集有點重複。但是,創作人刻意加入恐龍元素,也展現出南韓特技設計的水平,有機會試試與荷里活看齊。
    本集重點是成造神、解怨脈和李德春一段,在幽默感以外,成造神透露了三個地獄使者的身世,於是將奇幻的元素延展到千年前的歷史層面,當時的韓國處於高麗王朝時代,面對北部邊境與契丹、女真兩族的衝突,解怨脈本是高麗的一員猛將白狼,有契丹的血統,而李德春是女真少女,本應不可兩立,卻因同情之心,白狼庇護女真少女和其他胡人小孩。至於一直沒有失去記憶的江林,就是高麗血統,也是一員猛將。
    從此可知,首集《與神同行》的陰陽兩界,轉變為不同族群高麗、契丹、女真的界限,但因為同情心,界限也有互通的可能。《與神同行:終極審判》潛在的政治背景,就是南北韓的關係解凍,牢不可破的界限走向唾手可得的終戰宣言。

2018年8月11日

八月一講

雜誌的時態——一場文學雜誌的革命
時間:2018年8月26日 (星期日) 下午2時至4時
地點:商務印書館尖沙嘴圖書中心

2018年8月1日

彼得・柏格的社會學旅程

(刊於《明報月刊》2018年8月號)

2018年7月30日

2018年7月27日

《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願妻如薔薇

 
山田洋次生於1931年,換言之今年八十七歲,武士三部曲過後,近年來的電影都將焦點放在家庭和家族,其中包括了三集《嫲煩家族》(2016年至今每年各一部),到了第三集,就由飾演大嫂的夏川結衣主力擔綱。
我曾經指出山田洋次的家庭喜劇《嫲煩家族》的特色,最重要一點,是兩代人之間的溝通,下一代(或晚輩甚至外人)教上一代人開口,以離婚和母親離家的意願開始,大團圓收場,毫無疑問,電影不乏中庸調和的處世用心,看到山田洋次的家庭倫理信念。
第一集《嫲煩家族》由嫲嫲提出離婚開始,而《嫲煩家族2》是關於生死愛欲和家庭倫理,第三集《嫲煩家族》就回歸到第一集的主題。人物的性格特徵和關係架構,都承襲自第一、二集,夫妻和長幼之間,溝通方法都有一套既定的模式。
《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中大嫂本來管理家中一切大小事物,由飲食到清潔樣樣都照顧周到,可是有一天有小偷上門,將大嫂藏好的私己錢偷走了,大嫂丈夫隨即亂發脾氣,令大嫂心淡,索性離家而去,一個人回故居兩袖清風。可是這個多事情的家,立刻大混亂,無人可以代替大嫂的萬能位置,細佬出力勸說,而大嫂與丈夫又可不可以重修舊好呢?
看《嫲煩家族3走佬阿嫂》,一是從綜向看第一、二集的發展,另一是從橫向看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如何帶出兩種不同的家庭觀念。
從山田洋次的《嫲煩家族》系列來看,第一集是以一家人為主,用群戲帶出角色的性格和關係,令觀眾和角色之間形成親切感。第二集是以老爺或老人為主,深挖一些社會現象,下半部甚至帶往生老病死的問題,是目前最出色的一集。
第三集十分簡單,由於老一輩的心態都瞭解了,於是焦點轉到中年一輩。大嫂勞苦功高,卻無人欣賞,她的過去和所想所思,從來無人過問,這一集就將目光轉向大嫂,看主婦的生涯,看辛勞者的尊嚴,以及母親的偉大。由大嫂的離家與歸來,看一個家不能沒有付出一切的主婦。
更有意思的對比,是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和山田洋次的《嫲煩家族》系列。《小偷家族》裡,是枝裕和尋問現代社會的發展進程中,家庭關係的意義和崩解,可算是承接自小津安二郎和山田洋次的傳統,當然他們有不同見解,是枝裕和了解到現代人關係的脆弱和流動,正因為一切都不堅固,更突顯含蓄的情感,相當難得,而且可貴,而這一點真摯的情,並不是由於血緣,而是在關係建立過程中的個人認同。
當然,小津安二郎和山田洋次不會來到這個比較前衛的新時代見解。小津安二郎和山田洋次的目光,依然建基於親緣或血緣的內部認同,不論個人意志如何強烈,家人的關係才是首要的。小津安二郎相信生生不息的演進歷程,而山田洋次就有一起走下去的信念,二十世紀的家,是戰後東方人的最後堡壘,而二十一世紀的家再不牢固了,於是情成為新世紀東方人的最後堡壘。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

(刊於《明報》2018.7.27)

2018年7月19日

2018年7月14日

2018年7月9日

香港情香港事:第11屆香港書獎觀察

(刊於《香港經濟日報》2018.7.7)

2018年7月3日

2018年7月1日

七月二講

1.《香港篇》︰百年回望劉以鬯
時間: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上午11時至下午1時
地點:香港中央圖書館 (地下展覽館)
(相關訪問)



















2. 《慾季》新版發布/簽名會
時間: 7月18日 (星期三) 下午2時至3時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1AE24攤位

2018年6月29日

《給我一個道歉》:屈辱的人

    薩德杜里(Ziad Doueiri)生於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於美國修讀電影,曾擔任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的助理攝影師,香港國際電影節選映過他的《炸彈枕邊人》(The Attack),電影改編自阿爾及利亞小說家雅斯米納卡黛哈(Yasmina Khadra)的小說《攻擊》。
給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是薩德杜里的力作,男主角獲得威尼斯影展最佳男演員獎,然後電影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最後五強,這五部電影我都看了,我個人認為《給我一個道歉》僅次於俄羅斯電影《雙親不相愛》(Loveless
給我一個道歉》由一個小問題出發,一方是黎巴嫩基督徒東尼,他是基督教政黨的支持者,妻子臨盤之期不遠。另一方是巴勒斯坦難民回教徒耶薩,耶薩見東尼的水喉僭建,水滴到街上,於是自作主張,更改水喉。
二人口角,東尼出言不遜,說「但願沙龍消滅所有巴勒斯坦人,耶薩立刻還以一拳,東尼斷了兩條肋骨,兩人的衝突逐步升溫,終於鬧上法庭。由於法官沒有判刑,東尼覺得不公道,就決定上訴,期間妻子早產,而雙方也有律師加持(兩邊律師竟是父女關係),雙方據理力爭之餘,也令衝突加強,媒體廣泛關注,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的族群衝突更趨嚴重,東尼受死亡恐嚇,卒之連黎巴嫩總統也要出面介入調停,可是東尼不同意就此罷休,而律師找到東尼的童年跟達摩爾屠殺(Damour massacre)相關,令東尼不堪回首……
給我一個道歉》的劇本出色而穩當,牽涉到大量歷史背景和民族傷痕。電影由小事出發,再一步步擴展視野,從家到國,互相扣連。電影以法庭為核心場域,對話、盤問、演說、詮釋,都是推進劇情的方法,當然在表達形式上,由於過於依賴法庭的訴訟程序,電影也有一點點單一化,幸好薩德杜里也用不少片段作出平衡,例如東尼和耶薩雙方的家庭生活、他們各自的工作、街頭上的激烈反應等等。
給我一個道歉》的中心點是衝突(尤其是族群方面),二元對立的色彩十分鮮明,東尼一家三口,令人同情;另一邊耶薩為人正直,令人尊重,兩邊的處理十分平衡,那怕東尼的火爆性格難免教人生厭,但達摩爾屠殺的歷史發掘出來,又教人對東尼同情萬分。耶薩在約旦內戰黑色九月(Black September)的往事,也是不能抹去的污點。
給我一個道歉》最特別的一段,是連黎巴嫩總統也出面介入調停,東尼和耶薩也不退卻,甚至東尼曉以公僕為人服務的大義,但更出色的是,門外耶薩的車死火,東尼拔刀相助,說明人有同情之心。而耶薩獨自見東尼,用激將法以羞辱之辭迫得東尼還以一拳,再吐出一聲難免遲來的道歉,以此嘗試和東尼作個人和解,確實可見薩德杜里和和他前妻祖兒杜瑪(Joelle Touma)的編劇功力。
最後三個法官如何判決呢?當然,法官需要的是睿智的判斷,息事寧人的能耐,而不是政治上的偏頗,認定他人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