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胡桃夾子》的兩部改編電影

胡桃夾子》是柴可夫斯基的三大芭蕾舞劇之一,舞劇改編自大仲馬(Alexandre Dumas)的長篇小說《胡桃夾子》(The Tale of the Nutcracker),而大仲馬的小說,就是改編自荷夫曼(E.T.A. Hoffmann)的中篇小說《胡桃夾子與老鼠王》(The Nutcracker and the Mouse King)。
胡桃夾子》的故事多番搬上銀幕,比較近期的例子有《胡桃夾子3D》(The Nutcracker in 3D2010)和賴斯荷士莊(Lasse Hallström)、祖莊士敦(Joe Johnston)合導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2018)。
《胡桃夾子3D》可謂忠於原著了。至少,俄國名導演安德烈岡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沿用了《胡桃夾子》很重要的夢結構,玩了一下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例如現實的壓抑――姐姐MaryElle Fanning欠缺父母的關注;弟弟Max是小角色,他在電影一首一尾都想拿玩具,都被別人打手板;父親小時候的失落創傷,成為感情的缺口。
沿用婦孺皆曉的佛洛伊德理論,現實的壓抑進入潛意識,晚上的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於是,Mary想飛,又真的可以飛,她和變成胡桃夾子的王子一起歷險。弟弟Max喜歡車,又有車可以坐,日常的願望在晚間實現。
《胡桃夾子3D一如原作,玩具同老鼠兵來一場大戰,然而這一段在電影中大大擴展,還將老鼠兵變成納粹主義分子,希特拉燒書,老鼠王則燒玩具。這種政治化的改動,我視之為岡查洛夫斯基(他在佳作Paradise再面對二戰題材的戰爭及冷戰回憶,刻意在電影中加以呈現、渲染。當然,小朋友可能不知此舉的意義。
胡桃夾子3D》不像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沒有芭蕾舞,情節上與原來舞劇最大不同是將第二幕糖果王國一大段完全刪去(因為胡桃夾子3D沒有舞蹈,刪去有一定道理)卻加入了一些歌曲作為填補,例如片初用了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花之圓舞曲Waltz Of the Flowers,片末則用了柴氏家喻戶曉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如果以芭蕾舞劇的版本為基準,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跟我們認識的《胡桃夾子》故事並不太一樣。
《胡桃夾子》的背景,是十九世紀維多利亞女皇時期的英國,一個家庭缺少了母親Marie。在聖誕夜,氣氛帶點傷感,三個孩子中,Clara得到鐵蛋(音樂盒),但沒有鎖匙,母親留下的一封信中說,Clara要的一切都在其中。
當晚,Clara訪教父的實驗室和大宅,她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走入一個神秘的世界。在那裡她得到胡桃夾子士兵Philip Hoffman的幫助,起初她相信「糖果王國」的糖梅仙子Sugar Plum FairyKeira Knightley),對抗「第四國度」的鼠王和薑媽媽Mother GingerHelen Mirren),後來Clara才發現正邪忠奸的一方,並不如她所想所料。
《胡桃夾子》跟《胡桃夾子3D》不同,2018年版的《胡桃夾子》有芭蕾舞,由Misty Copeland主理,更有Gustavo Dudamel指揮愛樂管弦樂團,整體的視覺設計甚佳,但那一段芭蕾舞在劇情裡不是重點,有點浪費了,幸好全片結尾再來一段芭蕾舞。
《胡桃夾子》的劇情本身比較弱,又偏離芭蕾舞劇的故事,內容不外乎分清善惡,提升自信,與人和好等等,單靠視覺設計支撐大局,難免單薄。至於《胡桃夾子3D》的故事情節就比較傳統,3D技術也沒有盡情發揮,雖然Elle Fanning的演出不俗。整體而言,胡桃夾子3D》和《胡桃夾子》的評價已慘遭滑鐵盧,我們不必感到意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