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8日

北京.傷城


北京的城牆與城樓是城市發展的犧牲品,為了交通往來,它們被推倒了。王軍在《城記》一書中有詳細解說,拆與保的角力過程確是驚心動魄。瑞典喜仁龍教授的《北京的城牆和城門》為牆垣和城門留下了鉅細無遺的文字描述,我一邊讀,一邊感慨。

今天,城牆和城門大多不存在了。倖存的城門我都一一抽時間參觀——前門箭樓。前門。天安門。德勝門箭樓,它們全部都在北京城市的中軸線上。現在,東南角箭樓和內城的南城牆組合為城牆遺址公園,旁邊開了一條綠化的步行道,供百姓休憩,有人在此散步,在此蹓狗,在此唱戲。

城牆本來是為了御敵,為了劃分城市內外界線。城牆在梁思成眼中是環城立體公園,城樓角樓則是陳列館、閱覽室、茶店舖。梁思成的問題——北京的城牆應該留著嗎?這一條問題已由詢問,慢慢變成了控訴。殘存的城牆和城門見證了人的智慧,人的愚笨。

離開城牆,我轉到先農壇。先農壇本來是皇帝祭祀神農的地方,與中軸線東面的天壇剛好相對。現在先農壇宏偉的太歲殿成為了北京古代建築博物館。

宮殿、寺廟、園林、民居、墓穴都是建築,自從有文明,人的生死都不離建築。在古代建築中走過,我們可以臆想以前的人如何生活。建築是獨一無二的,推倒了就不能復原,復原了也不再一樣。在建築博物館中,我想起先民的智慧,我們世世代代分享著他們當初創作的喜悅。

匠人的笑聲與歡顏還在斷牆和瓦片上徘徊,我想起香港拆毁了的舊教堂、舊學校、舊樓房、舊碼頭,它們嚴肅而安詳的面孔仍在影子裡存在。

5 則留言:

kathy 說...

喂,收到你的email了...
謝謝你啊...
星期6再見,詳談...
yeah~~~

路人丙 說...

不拆,前進不了
拆,又少了歷史見證

不前進,生活難以改善
前進,慾望又難以滿足

拆與不拆? 進步不進步?

鄭政恆 說...

路人丙,謝謝你提醒,這我都明白。
盲目的前進,不是真正的前進。
而拆,就是拆,不能還原。
經濟生活改善了,文化生活改善了嗎。
我拋開拆與不進步的假對立,進步並不是商業數據的上升。梁思成提出的環城立體公園方案是好例子,不拆,但帶來文化生活的進步,小市民經濟的進步,歷史教育的進步。

路人丙 說...

「進步不進步?」這句其實想說「所謂的進步其實是不就是在倒退嗎?」

社會學家勃魯曾說:「這是一個偉大科學家與工程師的時代,而不是偉大哲學家與先知的時代」。所以人越來越"機械化", 心靈一直在退步......

P.s.: 中文差, 所以詞不達意, 請見諒 ^_^

鄭政恆 說...

路人丙,同意,又無奈。
每人在各自範疇努力,可能會有改變吧。